海盗王微信头像
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
手機訪問:m.mdwenxue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第八屆茅盾文學獎 > 《蛙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四部 第二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蛙》 作者:莫言作品集

第四部 第二章

我們看到,一只黑瘦的青蛙,從姑姑身邊跳開。

  牛蛙養殖場大門外站著一個裝模作樣的保安,對著小表弟的車敬了一個滑稽的軍禮。電動大門緩緩而開,小表弟的“帕薩特”緩緩而入。昔日的算命先生兼野大夫袁腮,今日的牛蛙養殖總公司袁總,已站在那尊黑黝黝的塑像前等待我們。

  那是一尊牛蛙的塑像。

  遠看像一輛裝甲運兵車。

  在塑像基座的大理石貼面上,鐫刻著這樣的文字:牛蛙(Ranacatesbiana),兩棲綱,無尾目,蛙科,蛙屬,鳴聲嘹亮如牛叫,因而得名。

  照相照相,袁腮張羅著,先照相,再參觀,然后吃飯。

  我端詳著這只巨蛙,心生敬畏。只見它脊背黝黑,嘴巴碧綠,眼圈金黃,身上布滿藻菜般的花紋和凸起的瘤點。那兩只凸出的大眼睛,視線陰沉,似乎在向我傳達著遠古的信息。

  小畢!拿相機來!小表弟高喊。

  一個身材苗條、戴一副紅邊眼鏡、穿一條彩條格子長裙的姑娘,提著一架沉重的相機跑過來。

  小畢,齊東大學藝術系高材生,現在是我們公司的辦公室主任。小表弟對我們介紹。

  不僅僅是美女!袁腮說,還是才女,唱歌跳舞、攝影、雕塑,樣樣通,喝酒還是海量!

  袁總過獎了。小畢紅著臉說。

  我這老同學也是了不起的人物,少時善跑,原以為他能成為世界冠軍,沒想到成了劇作家。袁腮對小畢介紹我:原名萬足,乳名小跑,現名蝌蚪。

  蝌蚪是筆名,我說。

  這是蝌蚪老師的夫人小獅子,小表弟指著小獅子道,婦科專家。

  小獅子抱著泥娃娃,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。

  早就聽袁總和金總說過你,小畢道。

  天下第一蛙!袁腮道。這個雕塑就是小畢的作品。小表弟說。

  我夸張地贊嘆一聲。

  請蝌蚪老師多批評。

  我們圍著牛蛙雕塑轉了一圈。無論在它身體的哪個部分,我都感覺到,它那兩只陰沉的大眼珠子都能瞅到我,都在瞅著我。

  照相完畢,袁腮、小表弟、小畢陪同著我們,依次參觀了種蛙池、蝌蚪池、變態池、小蛙池以及飼料加工車間、蛙品加工車間。

  后來經常在我夢境中再現的是種蛙池的景象。那是一個大約四十平米的池子,池中約有半米深的渾水,水面上,雄蛙鼓動著潔白的囊泡發出牛叫般的求偶聲,雌蛙舒展四肢浮在水面,緩緩地向雄蛙靠攏。更多的蛙已抱對成雙。雌蛙馱著雄蛙,在水面游動,雄蛙前肢抱住雌蛙,后腿不停地蹬著雌蛙的肚腹。一攤攤透明的卵塊,從雌蛙的生殖孔中排出,同時,雄蛙透明的精液也射到水中——蛙類是體外受精——似乎是小表弟,也可能是袁腮在說——雌蛙每次能排出大約八千到一萬粒卵子——這可比人類能干多了——蛙池中蛙鼓四起,池水被四月的太陽曬得暖洋洋的,散發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腥氣。這里是求偶配對的情場,也是繁育后代的生殖場。——為了讓雌蛙多排卵,我們在飼料中添加了催卵素——蛙蛙蛙——哇哇哇——

  在滿耳蛙聲,滿腦蛙形中,我們被帶到一間布置豪華的餐廳。

  兩個身著粉衣的服務小姐為我們端茶倒水,布菜斟酒。

  我們今天吃全蛙宴,袁腮道。

  我拿起桌上的菜譜,看到上邊依次寫著:椒鹽蛙腿,油炸蛙皮,青椒蛙塊,筍干蛙片,醋溜蝌蚪,西米蛙卵湯……

  對不起,我不吃青蛙。我說。

  我也不吃。小獅子說。

  為什么?袁腮驚訝地問,如此美味,為何不吃?

  我努力想忘掉它們那凸出的眼睛,黏膩的皮膚,和從它們身上散發出來腥冷的氣味,但總也忘不掉。我痛苦地搖搖頭。

  韓國科學家最近從牛蛙皮膚中提煉出一種極其珍貴的縮氨酸,具有抗氧化作用,能消除人體內的自由基,是天然的抗衰老物質,小表弟金修詭秘地說,當然,它還有其他許多種神秘的功效,尤其是能使婦女生雙胞胎和多胞胎的幾率大大提高。

  要不要嘗一點?袁腮道,要大膽嘗試嘛!連蝎子、螞蟥、蚯蚓、毒蛇都敢吃,還不敢吃牛蛙?

  你難道忘了?我的筆名叫蝌蚪啊!

  對對對!袁腮吩咐那些小姐們:把桌上的全撤掉,告訴廚房,重新做一桌,凡跟蛙沾邊的一律不要!

  新菜上桌,酒過三巡。

  我問袁腮:你這家伙,怎么會想到養牛蛙?

  要想賺大錢,就得想別人想不到的!袁腮吐著煙圈,得意洋洋地說。

  你太有才了!我模仿著某小品演員的口吻,不無譏諷地說,你從小就跟別人不一樣。養牛蛙是好,但從牛胃里取鐵釘,到集市上算卦看相,如此神技,丟了豈不可惜?

  蝌蚪,你這家伙,打人不打臉,罵人不揭短嘛。袁腮道。

  小獅子冷冷地說:還有用鐵鉤子給婦女取環呢!

  哎呦,嫂子啊,袁腮道,這事就更不能提了。那時候,咱一是覺悟低,二是心腸軟,架不住那些想生兒子想瘋了的老娘們纏磨,三是呢,為窮所迫。

  現在還敢干嗎?我問。

  干什么?袁腮瞪著眼問我。

  取環啊!

  看你說的,我就那么沒記性?幾年勞改隊,早讓我脫胎換骨,袁腮道,現在,我是堂堂正正做人,正大光明賺錢,不違法的事啥都敢干,違法的事,用槍逼著也不干。

  我們是遵紀守法、照章納稅、熱心公益的市級優秀企業呢。小表弟道。

  席間,小獅子一直用手攬著那個泥娃娃。

  袁腮道:秦河這個雜種,才是真正的天才!他不出手便罷,一出手就把郝大手給鎮壓了。

  一直微笑不語的小畢插嘴道:秦老師的作品每一件都凝聚著他的感情。

  捏泥娃娃也需要感情?袁腮問。

  那當然了,小畢道,每件成功的作品,都是藝術家的孩子。

  那這只大牛蛙,袁腮指指院子里的雕塑,也是你的孩子了!

  小畢飛紅了臉,不再吱聲。

  表嫂這么喜歡泥娃娃?小表弟問。

  你表嫂喜歡的不是泥娃娃,袁腮道,她喜歡的是真娃娃。

  那我們一起干吧!小表弟興奮地說,表哥也可以入伙。

  讓我們跟你們養牛蛙?我說,看見這些東西我身上就起雞皮疙瘩。

  表哥,我們不僅僅養牛蛙,我們——

  別嚇著你表哥,袁腮打斷小表弟的話,說,喝酒,老兄,還記得毛主席當年是怎么教育那些“知青”的嗎?——農村是一個廣闊的天地,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為的!xiaoshuotxt。comwww.xiaoshuotXt,coM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莫言作品集

海盗王微信头像 39111721826635482463678923611287089675961075905886655963974927356949163235727740844962541251685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