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盗王微信头像
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
手機訪問:m.mdwenxue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第三屆茅盾文學獎 > 《浴血羅霄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三十二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浴血羅霄》 作者:蕭克作品集

第三十二章

春分時節,天氣暖洋洋的,太陽從淡白色的云陣中放出平和的光線;田野里長出綠茸茸的紅花草和油菜;紅花草開著淡紅色的花;油菜花金黃燦爛;滿山遍野,杜鵑怒放,紅的黃的粉的,交相輝映。
  這時期,大地復蘇,河水解凍,蛤蟆、鰍魚、鱔魚、鯽魚都在水田和溝渠里活躍起來。一群群的鴨、鵝,清早從籠里走出,奔赴田野、水塘;傍晚,它們大腹便便地一搖一擺地又踏上歸途。牛羊相呼,結伴而行。大地充滿了活力。
  這里在紅色政權建立之前,大部土地集中在地主手里——多的到百分之八十,少的也占百分之六十,農民租種土地,勤勞耕作,也得不到溫飽。工農兵政權建立后,農民平分了土地,深耕細作,放心下肥。農忙時期,不論春耕夏耘,秋收冬藏,只要有紅軍或黨政機關駐扎的地方,就得到了他們的幫忙。農民除了供給紅軍以外,還有余糧釀酒、喂豬、養雞、養鴨。一天三餐,早晚還有糯米甜酒。青年和兒童,模仿紅軍的裝束,戴軍帽,打綁腿,儼然是紅軍的預備兵。青年婦女,戴著青色或藍色的頭巾,赤著大腳,和男子一樣打柴割草,下田做活,參加各種社會活動。閑暇的時候,三三五五的跳舞,唱歌,游戲;她們欽佩紅軍的英勇,羨慕紅軍的光榮,有的和紅軍交朋友或戀愛,有的鼓勵丈夫、哥哥、弟弟去當紅軍。
  老百姓熱愛自己的軍隊,踴躍參軍。還在井岡山時代,很多人參加朱毛紅軍。一九三○年,組織一個小師,編入黃公略的第三軍,參加長沙大會戰。以后有許多人參加紅軍第五軍、第七軍和二十軍。至于羅霄縱隊,絕大多數都是這個地區的人,他們生長在這里,向東南西北出擊,疲勞的時候,就回紅區來休息。他們把自己的心魂,寄在赤色區域這個大家庭中。雄壯的蘇區!美麗的蘇區!豐饒的蘇區!自由而幸福的蘇區!
  羅霄縱隊經過幾個月的奔波之后又回到了蘇區。蘇區人民喜氣洋洋,有的來找丈夫,有的來看兒子,有的來會兄弟。送慰勞品的,唱慰勞歌的,給紅軍洗衣服補破爛的,一隊隊,一群群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你來我往,絡繹不絕。
  北鄉區政府設在村中大祠堂內。祠堂門口是塊不大的草場。進了大門,橫過走廊,是一塊十五六步見方的院場,左右為廂房,上面是祠堂正殿。農忙時節,本來應該人少,但這幾天祠堂里熱鬧得很,送蔬菜的,擔豬肉的,還有提著雞蛋的,帶著油炸豆腐的,來了一批又一批。區政府的工作人員都出動了,清點數目,接收東西。把一個本來不大的場院擠得水泄不通。
  從村子西面來了一群婦女,頭上戴青色或藍色頭巾,手中拿著木槌,有些帶了胰子,有些帶著皂角和茶楂餅。為首的是個青年女子,齊眉短發,一束劉海整齊地排列在額前,濃眉,丹風眼,大眼睛下的兩酒窩平添了她女性的魅力。同其他婦女一樣,她手中也拿了木槌,頭戴著青色頭巾,不同的是頭巾略往后系著,一朵鮮紅的杜鵑花插在左邊頭發上,在紅花映照下,她面色紅潤,容光煥發,一雙有神的眼睛更顯得神采奕奕。她就是余貴秀,作戰參謀馮進文的未婚妻,不過,這秘密尚未公開,知情者僅幾個人。快到村口,余貴秀越發走得快了,士兵們站在村口,自動地列隊歡迎,還有的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,余貴秀聽見有人在小聲說話:“領頭的是余隊長,余貴秀!”
  “是啊,有名的支前英雄。”
  “聽說同我們馮參謀是一個村的。”
  “喝,關系還不錯!”
  她知道這里有熟人,但不知是誰。昕到議論他們之間的關系時,臉唰一下紅到耳根,更不敢抬頭細看了。
  “余隊長來了,余隊長來了!”有幾個人同她打招呼。
  “同志們,你們辛苦了。”她只得微笑著揚了揚手,頭還是不好意思地抬起來。
  分別了幾個月,余貴秀時刻惦念她的未婚夫!出發之前,他們就說好了,這次回來就辦喜事。現在大喜的日子就要到了,可他卻一直沒有露面,余貴秀心里象是揣了一只小兔子,撲騰亂跳。她整整兩夜沒有睡好,今天一大早,就把婦女們組織起來,為紅軍服務,當然還有另一層意思,借機來會會馮進文。
  紅軍戰士知道她們是來慰問的,不問緣由,就主動帶路,把她們分到各連去了。余貴秀只好招呼大家幫助戰士們洗衣服、補衣服,把另一個念頭先壓下了。
  她們到井邊提水回來,把衣服浸在水里,帶皂角茶楂餅的,就用刀把它們砍成碎末,放入盆中,用熱水泡七八分鐘后,再用棍子左攪右攪,盆里立即浮起一層肥皂泡沫,然后摻上冷水,把衣服浸在里頭,于是所有人動手洗起來,立即響起一片嘩啦嘩啦的聲音。
  半午過了,朱福德從外面走來了,他看見了余貴秀喜笑顏開地說:“余隊長,好久沒見到你了。”
  余貴秀也笑著說:“朱大叔,你好吧?”
  “好——回蘇區來了,什么都好。”
  “我們望了你們好幾天了。”
  朱福德前面有個士兵,笑著說:“望我們?怕主要是望馮參謀吧?”
  大家都笑了,朱福德也笑了,一雙粗糙的大手搓來搓去:“嘿嘿,還沒有見著進文吧?”
  “沒,咱們都忙著哩,不見他”余貴秀答道,低頭繼續洗衣服。
  “那怎么行,再忙也不在乎這一會兒工夫。我去找他。”說完就連跑帶顛地走了。余貴秀喊了幾聲“朱大伯,你別去!”他理都沒理。
  余貴秀望著朱福德遠去的背影,恨不得跟朱福德一起走才好。“我真笨,怎么就不能找個理由離開一下呢?”她在心里暗暗地自責了一句。
  好不容易等到朱福德回來,卻仍不見馮進文。朱福德的神態就象打了霜的瓜秧——蔫了,喃喃地對余貴秀說:“他不在司令部。”
  余貴秀聽得很明白但也不好追問。朱福德走又不走,沒精打采地站著。
  余貴秀手腳快,要洗的衣服快完了,她也忍耐不住了,問朱老大:“他哪里去了?”
  朱福德走到他身邊,低著頭小聲說:“聽參謀說,昨天保衛局把他帶走了,連郭司令事前都不知為什么。”
  “保衛局?”余貴秀吃了一驚,手中的棒槌掉到地上,臉色“唰”的一下變白了。半響她才說:“我去問問,如果他真是反革命。我就和他一刀兩斷,如果不是,我們就結婚。”
  “不能去,孩子,”朱福德勸說著,在河邊來回踱步,“郭司令都不清楚,你還能問清楚?”
  “不,我要去,我要弄個水落石出,”余貴秀抽泣著,口氣十分堅決地說。說完,便向區政府所在地跑去。
  在郭楚松的司令部里,參謀們一個個垂頭喪氣,對著發脾氣的郭司令,不敢吭聲。馮進文被保衛局帶走,他們也是莫名其妙。不過,大家心里都明白,一定是同抓AB團有關,馮進文的老家已經抓了好幾遍,區鄉干部一茬又一茬地抓走了。紅軍中也抓過很多人,有些人還是經過“自首”才工作呢。馮進文早就是懷疑對象,只是郭司令不同意抓,才拖下來。這兩年當參謀,常常接觸外界的人,他偶爾說些不著邊際的話,被保衛系統的工作人員聽到了,新舊帳一起算,回到蘇區就被抓走了。
  這時,進來一個人,銀鈴般的說笑聲打破了沉悶的氣氛:“哎呀,郭司令,你在這兒,叫我找了好半天。”郭楚松一看,見是杜崇惠的老婆——李桂榮,便吃了一驚。杜崇惠的老婆還是那么賢惠,一進門就親熱得很,說起話來,聲清氣和,叫人覺著大方而舒服。
  “你來了。”郭楚松臉上慍色立即換成笑容,不過,笑得不自然,只是嘴角稍微抽動一下,算是打了個招呼,“桂榮同志,坐吧。”郭楚松手一指椅子,抬頭看了她一眼。
  她二十來歲,藍色頭巾下一張圓臉,象新放桃花;一對圓溜溜的眼睛,在兩道略向上飛揚的眉下閃著光;穿一件青竹布上衣,腳蹬布鞋,右手拎了一壺米酒,左手掛了個小竹籃,不用問,那里一定是雞蛋花生之類。她旁邊站著一位十二三歲的小男孩,牽著一條小黃狗,怯生生地瞪著眼睛看著這陌生的地方。
  郭楚松向愣在一旁的參謀們努努嘴,示意他們回避一下,這才走到她的跟前,在桌子對面坐下了。
  “幾天前就聽說你們回來了,等了幾天,也不見你們回家,我想一定是工作忙,抽不開身,就和我弟弟一起把東西送到這兒來。你們就在這兒吃吧。”說完把米酒往桌子上一放,騰出右手,打開筐子蓋布,里邊不僅有雞蛋、花生,還有蘑菇、木耳、臘肉,滿滿一小筐。
  小男孩把手中的繩子交給郭楚松,說了聲:“給。”
  郭楚松問:“你牽小狗來干什么?”
 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說:“司令喜歡吃小狗,爸爸媽媽讓我送給司令的。”
  “是啊,這條小狗是家里自己喂的,他早就說要送給司令的。這也是我舅舅和舅媽的一點心意。”杜崇惠的老婆在一旁幫腔,
  “不行啊,嫂子,東西我們不能收,你拿回去吧!”郭楚松看了這位樸實的農村婦女一眼。當他們的目光相遇時,郭楚松馬上移開了。
  “怎么說呢?”郭楚松心里犯難了。
  “郭司令,我姐夫哪去了?”小男孩的發問打破了窘境,說出了她想問的話。
  “他……沒有回來。”郭楚松結結巴巴地說,但又不能明說。
  “他沒有回來?”杜崇惠的老婆瞪大了眼睛看著郭楚松,眼淚已經在眼眶中打轉轉,“是不是犧牲了?”
  郭楚松沒有回答。李桂榮意識到是郭楚松默認她的猜測,又說;“怪不得好幾天沒有回家。”說著,眼淚奪眶而出。她低頭用衣服一角擦了一下眼淚,抬起頭來,詢問的目光又朝郭楚松射來。當然,她是不愿郭楚松證實她的判斷的。
  郭楚松也看了看她,緩緩地說:“沒有。”說完又重復一句,“他沒有死。”
  一聽到這里,杜崇惠的老婆心情和緩些,眼淚也停住了,但還是有些疑慮,進而又破涕為笑,不好意思地說:“那他是不是執行任務去了,這個人,帶封信給我也好,讓我……”
  “不是執行任務,”郭楚松帶著同情和憐惜,向她說了一聲,“他走了!”
  “走了?!”李桂榮嚇了一跳。剛剛陰轉晴的臉一下子又變成愁云了。她試探地問:“他被敵人抓走了?”
  郭楚松答:“不是。”
  “是逃跑了?”
  “還不能這樣講。”
  “他到底怎么啦?”李桂榮著急起來。
  郭楚松深沉地對她說:“你不要著急。老杜是離開我們了。我現在把他離開紅軍的情況細細地跟你講一下。”
  郭楚松把杜崇惠出走的情況從頭到尾講了一遍。最后他說:“老杜從前是個革命者,是值得你愛的。現在,他離開革命了,離開了你,連招呼也沒有打就走了……”面對這位受過蘇區小學教育而且對時事政策有一定了解的農村婦女,郭楚松不知怎樣安慰她才好。
  大家都沉默著,房子里的空氣顯得沉悶緊張。半響,李桂榮停止了抽泣,抬起頭來,自言自語:“出發前我發現他情緒低沉,可沒想到他會脫離紅軍,這實在不象話。但我相信他是好人,走的時候槍和文件都留下了呢。他會回來的,我等他。”
  郭楚松自杜崇惠走后,從杜崇惠的出身經歷、性格以及他在革命隊伍的地位作了分析,認為他是不會回來的。他不愿李桂榮這樣一個青年女子盲目地當一個癡情的人,就以開導而帶勸解的口氣說;“唉!他把你忘了,你何必再想他。”
  李桂榮又抽泣起來。她處在突然出現的矛盾心理中,眼前的現實催促她盡快脫離這種處境,她站起身就走。
  郭楚松攔住她說:“把東西帶回去吧,你的心意我收下。”
  “郭司令,這些東西是送給紅軍的,你要是不收,我會更難過的。”
  “好吧!”
  郭楚松把他們姐弟送出門外,天空起了一片烏云。他目送李桂榮悻悻地走開,煩躁的心境中又象多了一層烏云。Txt小xiaoshuo說天堂www.xiAoshuotxT.cOM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蕭克作品集

海盗王微信头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