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盗王微信头像
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
手機訪問:m.mdwenxue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第三屆茅盾文學獎 > 《浴血羅霄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二十六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浴血羅霄》 作者:蕭克作品集

第二十六章

后衛正在和追來的敵人交手的時候,前衛已走到一個向右去的岔路上。岔路前面,有座小山,左右兩邊,都是高山,向導指著向南的大道說:“前面有大碉堡,不好過。”
  “離大路多遠?”接替朱彪擔任團長的陳瑞云問。
  “百十來步。”向導說完又反問,“怎樣走好?”
  “走小路彎過去就是。”
  陳瑞云不愿去冒敵人近距離火力的危險,決定從右邊小路過去。
  二三里后,繞過了小山,只見到左邊不到兩里的大路邊,又出現一座三丈高的碉堡,戰士們立即火燒心頭,大罵起來:“該死的烏龜,累得老子又多走幾里路!”
  只好折回來又走了四五里,回到大路。行列中新的議論又起了:
  “會不會再碰上碉堡了?”
  “天知道。”
  他們在大路上走了一段,然后又離開大路向右邊一個山峽走去,二三里后,又碰見一個碉堡。這碉堡和大路上的碉堡,東西平列對峙。他們又從右邊的岔路插進去,畫一個半圓形。一路走一路痛罵國民黨,但罵也沒奈何,只得走小路,而且是山路。
  回到大道上又走了七八里,向導告訴他們:再走三里,路旁有座大碉堡,里面有兩排保安隊,除了都有步槍和手榴彈以外,還有兩門土大炮。
  又要走山路,大家心里當然不高興。隨前衛營走的陳瑞云團長問向導:“你看不彎行不行?”
  “不彎?”向導有點驚訝,“土炮子打來可象下雨一樣啊!”
  “那就要彎,從什么地方分路?”
  向導向右前方二三百步處一指,“就從右邊那個小岔溝進去。”
  “彎多少路?”
  “十五里。”
  “好走嗎?”
  “不大好走。”
  前衛團長聽說要彎那么遠,又看到時間不早了,遲疑起來,用不信任的口氣向向導說:“碉堡離大路到底有多遠?”
  “不遠,”向導認真地說,“只百十來步。”
  “我們從大道走,碉堡里面打不打得到?”
  “打得到,”向導說,“莫說步槍打得到,就是土炮也打到了,”
  陳瑞云不再說話了。彎路嗎?已經彎了不少了;再彎,行軍計劃就不能完成了。不彎嗎?又太危險了。心中拿不定主意,恰巧馮參謀來了,就和他商量。馮參謀主張不彎,說那是一座孤零零的碉堡,看到我們人多槍多,多半不敢打。可是,陳瑞云駁他說:“如果他們干我們幾炮呢?”
  馮參謀說:“不要緊,我們先擺個架子給他們看看,把前衛團所有的機關槍架在碉堡附近,派人警告他們,如果他們打的話,我們就不客氣。如果不打,大家就馬虎一點算了。”
  “我們機關槍子彈并不多!”
  “不要緊,多少沒有多大關系,你十幾挺重機槍指著他的鼻子,他知道你子彈多少?”
  “這個辦法固然不壞,但也難保他們一定不打。”
  “當然不能保證,但這是很可能的。”
  “可能是一回事,他打不打又是一回事。”
  “彎路算了,再走十五里的山路。”
  這時郭楚松、黃曄春、黎蘇都來了。他們把情況一五一十地問了一下,又聽了雙方的意見。郭楚松看手表,覺得時間已經不早了,如果再遲延,就會到深夜才能宿營,既吃不成晚飯,也得不到充足的睡眠,肯定會影響行軍計劃。他認為馮進文講得有道理,因為孤立的碉堡,不管如何堅固,見著大敵當前,總是有點害怕的。同時他們為消極防御的戰術思想所束縛,只要你不置他們于死地,他們又何必惹禍?
  雖然如此,但誰也不敢肯定碉堡里面不打槍。郭楚松覺得要防止敵人不打槍,只有盡量擺出自己的威風來,使他們感到敵強我弱,便“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”。
  郭楚松叫隊伍趕快通過三岔路。當隊伍進到離碉堡兩里的干田中,他命令打開旗子,面向碉堡集合。隨即又叫馮參謀派兩個偵察員到碉堡
  附近,向碉堡里面喊話,說明是紅軍要借路。
  隊伍進到指定的地點后,郭楚松又叫前衛團所有重機槍手繼續前進,把機槍架在碉堡里面能看清楚的位置上。
  馮進文覺得這件事能不能搞好,主要是要善于利用自己的優勢,從心理上壓倒敵人,他想自己帶個偵察員到碉堡前面去。
  張山狗挺起胸說:“馮參謀,你不要去,我帶個偵察員去。”
  “今天不同,”馮參謀說,“今天不是靠槍……”
  “那要什么緊,我一定完成任務。”
  陳瑞云看到他們在爭,同時覺得張山拘也可以擔任這個任務的,于是向馮進文說:“老馮,就叫張山狗同小朱去就行了。”
  馮進文身旁不遠的團機關槍連,許多人都聽到他們講什么,一個背駁殼槍的走到馮進文面前說:“馮參謀,我同張山狗去。”講話的是機關槍連連長張生泰。
  馮進文有點遲疑地說:“你現是機關槍連連長,你走了,你連誰指揮?”
  “現在是靠口講,不是靠槍打。何況我連還有副連長。”
  馮進文同意了。還交代了他們幾句:“第一要大膽,你們接近到碉堡五六十米遠的地方就可以,使碉堡里聽清楚你們的講話;第二,接近到碉堡兩百米遠的時候,就用扇形前進,這佯萬一他們打槍也難打準。第三,不要隨便同他們對罵,以免惱羞成怒,張生泰還可以用你當過白軍班長的名義同他們說活。第四,萬一他打槍,就暫停隱蔽。”
  張山狗和張生泰接受了任務轉身就走了,他倆離碉堡約百步,就聽到碉堡里面叫了一聲:“哪里來的?”
  “北面下來的?”
  “站著。”
  兩個張站著了,碉堡里面又叫到:“前面是什么隊伍?”
  “你們自己看嘛。”
  “究竟是什么隊伍?”
  “紅軍。”
  “你們來干什么?”
  張生泰一面前進一面回答說:“我們是來送信的。”
  “站著,請你站著。”
  張山狗和張生泰又站著了,這時碉堡中沒有聲音了,他們以為敵人在準備射擊。可是,也不能示弱,依然挺起胸大聲說:“保安隊兄弟們,你們好!剛才聽講話有長沙口音,我們還是老鄉。”
  “老鄉怎么樣?”
  “親不親故鄉人。”
  碉堡里依然沒有聲音,張生泰、張山狗又前進了七八步,繼續說:“今天紅軍要借路。”
  碉堡里還是沒有聲音,張生泰的嗓子本來就高,講話的尾音拉得長而動人。他大聲說:“我姓張名生泰,家住在洞庭湖東南離長沙不遠的地方,從小在湖里打魚,也跟著父親租種財主幾畝地,租錢太高,吃不上飯,只好離家到湘軍當兵,也同你們現在一樣住過碉堡,后來當過傳令班長。師長、旅長、參謀長、副官長都認識。去年五月我們在禾北同紅軍打仗,好多人都把槍送給紅軍了,我就當了紅軍。紅軍看到我會打機關槍,升我當了排長、連長。弟兄們,今天我來向你們借路。不是來找麻煩的。”
  “借路就借路。”碉堡里又說話了,“為什么前面擺那么多機關槍?”
  張生泰和張山狗又前進了幾步,說:
  “我們隊伍在集合,你們如果借路,我們就走了。”
  “路通天下,有什么借頭?”
  兩個姓張的相互看一眼,知道碉堡里面動搖了,就說:“好,河水不犯井水,我們就走了。”
  張山狗立即叫張生泰回去。他朝著碉堡,又講了一陣抗日救國的道理。
  郭楚松看見他們到碉堡附近,也沒有聽到響槍,就看出碉堡已經被嚇住了,于是命令部隊開始前進。
  然而他們這種行動畢竟是帶著冒險性的,所以他命令隊伍在前進的時候,加大距離,以便在萬一受襲擊時減少損害。
  先頭部隊很快就通過了碉堡,碉堡里面依然沒有槍聲,也沒有人聲。
  張山狗的膽子更大了,又前進了幾步,說:“弟兄們,請你們告訴我一件事。”
  碉堡里面依然沒有槍聲,也沒有人聲。張山狗又說:“南面有大隊伍沒有?”
  碉堡里依然沒有槍聲,也沒有人聲。
  張山狗又前進幾步,說:“弟兄們,我們都是穿草鞋到處跑的人,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。從你們這里過,連一點消息都不告訴我們,也太……”
  碉堡里面還是和從前一樣。
  張山狗又說:“告訴我們罷,客去主人安。”
  碉堡里面終于說話了:“沒有大隊伍。”
  張山狗猜測他們說的是真話,又問:“湘東保安團在哪里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
  張山狗謝了他們。這時隊列中后面的人看到前面的順利過去了,又聽到張山狗在同碉堡講話,行列中的距離不知不覺的逐漸縮短。他們平常為保守軍事秘密,總是卷著旗子,現在卻把所有的旗子展開,人馬輜重,大搖大擺,好象平常開紀念大會游行一樣。
  兩小時后隊伍完全通過了。后衛尖兵通過后,回轉頭來,面對碉堡說:“謝謝你們啊!”
  碉堡里面依然鴉雀無聲。T-x-t_小_說天/堂wWw.xiAoshUotxt.cOm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蕭克作品集

海盗王微信头像